李克强:站在"互联网+"风口上顺势而为 会使经济飞起来



  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15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记者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应大会发言人傅莹的邀请会见中外记者,并回答记者提问。

  住房既是经济问题,更是民生问题

  英国金融时报记者:去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一直在下滑,所以很多中国人都到海外去买房子。现在中国公民已经是纽约、悉尼、伦敦等地最大的海外顾客群体了,当地房价随之被明显抬高。也有一些人开始质疑从中国涌入当地市场资金的合法性。请问总理,中国政府会担心由此引发海外市场的强烈反应吗?今年政府是否会出台新政策来促进国内房地产市场?

  李克强:中国正在逐步推进人民币资本项下的可兑换,这本身也表明,我们在推进资本市场的开放。但是你说有大量中国人到海外购房,而且成了某些热点城市的最大购买群体,这可能还需要做评估,我没有这方面确切的消息。我所了解到的是,去年是中国吸引外资力度最大的一年,进入中国的外资达到近1200亿美元。同时,我们也愿意看到中国企业“走出去”,中国公民到国外去创业,当然,既要遵守中国有关法律的规定,也要遵守当地的法律。

  你是一位外国人,中文说得这么流利,不知道有没有在中国买房?当然,我们是欢迎的。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住房既是经济问题,更是民生问题。中国政府要做的,就是要为低收入住房困难群体提供住房保障。今年,我们在改造棚户区、城市和农村危房方面还要加大力度,分别增加110万、100万套。中国政府有保障群众基本居住条件的责任。

  房地产市场有其自身的规律。中国国土面积辽阔,有特大城市、中小城市和小城镇,情况各异,所以我们要求强化地方政府合理调控房地产市场的责任,因地制宜,分城施策。中国城镇化进程还在加快,房地产市场的需求是刚性的。我们支持居民自住性住房和改善性住房需求,促进房地产市场长期平稳健康发展。

  愿为电子商务等新业态做广告

  《新京报》记者:我们注意到,您最近在多个场合力挺电子商务和快递等新业态,我很想知道您个人从网上买过东西吗?如果买过,最近买的是什么?另外,有人认为网购会冲击实体店,对此您怎么看?

  李克强:在场的各位可能都有过网购的经历,我也不例外,也网购过,最近还买过几本书,书名我就不便说了,避免有做广告之嫌。但是我很愿意为网购、快递和电子商务等新业态做广告。因为它极大地带动了就业、创造了就业岗位,而且刺激了消费,人们在网上消费往往热情比较高。

  至于网购是否会冲击实体店,我听到过这样的议论,开始也难免会有担心。但是,我曾经到一个网店集中的村庄去看过,那里800户人家开了2000多家网店,可见创业的空间有多大。同时,我又到了附近一个实体店集中的市场,我问他们有没有担心?实体店的老板给我看,他也开了网店,而且把自己实体店的状况拍成视频上网,他说这对购物者来说更有真实感,更有竞争力。可见,网上网下互动创造的是活力,是更大的空间。

  这使我想起最近互联网上流行的一个词叫“风口”,我想站在“互联网+”的风口上顺势而为,会使中国经济飞起来。

  我也想到,今天是“3·15”消费者权益日,不管是网上店还是网下的实体店,都要讲究诚信,保证质量,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简政放权是割腕,忍痛也得下刀

  美国彭博新闻社记者:您多次提过需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来进行改革,您也说过这个过程可能会很疼。在中国经济放缓的今天,您会继续保持这样的决心吗?您认为中国经济会不会继续放缓?未来会不会更疼?

  李克强:你问到疼,确实很疼,而且在加深,面还会扩大。因为简政放权是政府的自我革命,削权是要触动利益的,它不是剪指甲,是割腕,忍痛也得下刀。

  简政放权有利于厘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激发市场活力,也可以用它去顶住经济下行的压力。去年我国经济增速放缓,但是就业不减反增,简政放权起了很重要的支撑作用。

  本届政府两年内下很大力气完成了当初提出的五年内砍掉三分之一行政审批事项的目标,其中有的是取消,有的是下放。我们推进商事制度改革后,每天就有上万家企业登记,比上年增加了近50%。可见,活力来自民间,而简政放权的减法可以为应对经济放缓产生支撑的力量。

  当然,在这方面还有很多不落实的情况存在,推进中还发现了一些新的问题。前两天,我看到两会上有提案说,原来批个项目要一百多个章,虽然现在审批砍了一些,但还有五六十道关卡,还会增加创业的成本、抑制创造的热情。所以,我们必须继续下更大力气来推进简政放权。

  今年政府要有新作为,重点要抓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全面取消非行政许可,不能法外施权。另外,国家部门授权地方政府审批的事项还有1200多项,今年要砍掉200多项。不能像开车一样,松了手刹,还踩着脚刹,明放暗不放。二是要推进权力清单、责任清单,今年是在省一级公布,明年推向市县一级,晾晒清单,让社会监督,也让老百姓明白,权力不能滥用。三是要探索事中事后监管的新模式,包括扩大综合执法试点,对假冒伪劣、坑蒙拐骗、食品安全方面以及侵犯知识产权等行为要有有效的监管方式。

  人们不是常说,穿鞋要合脚,施政也要利民惠民。

  稳增长和调结构就是“两只眼”

  新加坡《海峡时报》记者:中国政府已经将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的预期目标定在7%左右,表示想要实现一种新常态的经济增长,这种增长虽然速缓,但是质更优。我想了解的是,中国从这样的新常态中能够获得怎样的益处?这种新常态的增长对于中国、对于整个世界会有何影响?您对于新常态增长是怎么看的?您对中国坚持实现速缓但质优的新常态增长是否抱有信心?

  李克强: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我们经济增速调整为今年预期增长7%左右,看起来增速是调低了,实际上实现这个目标并不容易,因为中国的经济总量增大了,已经超过了十万亿美元。如果按7%增长,那每年就要增加一个中等国家的经济规模。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我们能够注重质量、效益,促使中国经济由中低端向中高端升级,那就可以在较长时期保持中国经济中高速增长。我们实现现代化就有了坚实的基础,对世界也是巨大的贡献。

  你的提问当中实际上表现了一种担心,刚才美国彭博社记者提问当中也问中国经济会不会继续放缓。我多次说过,在新常态下,我们会保持中国经济在合理区间运行。如果速度放缓影响了就业收入等,逼近合理区间的下限,我们会在稳定政策与稳定市场对中国长期预期的同时,加大定向调控的力度,来稳定当期市场的信心。我们这几年没有采取短期强刺激的政策,可以说运用政策的回旋余地还比较大,我们“工具箱”里的工具还比较多。

  我希望你们对我后一段话的理解是“如果”。当然,我并不否认,中国经济面临着下行的压力,有多重风险,关键在于新常态下要在稳增长和调结构中间找到平衡点,这就使我想起中国人发明的围棋,讲究既要谋势,又要做活,而做活需要“两只眼”。形象地讲,稳增长和调结构就是“两只眼”,做活了就可以谋大势,当然这需要眼光、耐力和勇气。我相信,大家同心协力,有能力保持中国经济的大盘、基本面持续向好。

  高手在民间,破茧就可以成蝶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我们注意到您多次强调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认为这是中国经济的新引擎。但是,也有人说,创业是老百姓自己的事,是市场的行为,那么我们的政府为什么还要操这么大的心、用这么大的力呢?

  李克强:谢谢你的好意,让我们少操心。但是不能不多操心啊,因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实际上是一种改革,这也是历史的启示。回想30多年前,正是因为承包制政策的实施,调动了亿万农民生产和经营的积极性,也因为允许人口流动,亿万农民工进城,创造了中国经济的奇迹。

  我想起去年在我们推进简政放权、商事制度改革的时候,我去一个地方的企业登记场所,遇到一位已经退休的妇女。因为我们取消了注册资本的实缴制,她的热情来了,说要办一个婚庆公司,而且她说:“我知道这个地方办婚礼的老礼数,有些家庭希望这么办,我没有读过很多书,但这是我的核心竞争力。”我还到访过一些咖啡屋、众创空间,看到那里年轻人有许多奇思妙想,他们研发的产品可以说能够带动市场的需求。真是高手在民间啊,破茧就可以成蝶。

  市场活力的激发需要政府去清障搭台,今年我们要继续在这方面做更多的事。要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实行“三证合一”,让服务业领域的一些企业注册登记别再那么费劲了。要为创业搭台,对企业特别是创业型小微企业,我们要更多地提供租金低廉的创业空间,给创业插上翅膀,还要通过政府引导资金来吸引更多的种子基金。同时,还要进一步减税降费,让这些企业轻装前进。

  国家的繁荣在于人民创造力的发挥,经济的活力也来自就业、创业和消费的多样性。我们推动“双创”,就是要让更多的人富起来,让更多的人实现人生价值。这有助于调整收入分配结构,促进社会公平,也会让更多的年轻人,尤其是贫困家庭的孩子有更多的上升通道。

  环保法的执行不是“棉花棒”,是“杀手锏”

  美国《赫芬顿邮报》记者:中石化、中石油这两个央企一直在妨碍环保政策的制定和执行,尤其是汽油质量标准的确定和天然气的推行。您认为这两个央企真的在阻碍环保政策的落实吗?如果这样的话,中央政府会怎么冲破这种阻力?

  李克强:我理解你刚才一连串的发问,问的是人们包括在座各位普遍关注的雾霾等环境污染这个焦点问题。可以说,政府在治理雾霾等环境污染方面决心是坚定的,也下了很大的气力,但取得的成效与人们的期待还有比较大的差距。我在去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向雾霾等污染“宣战”,不达目的决不“停战”。

  治理环境污染要抓住关键,今年的要害就是要严格执行新出台的环境保护法。对违法违规排放的企业,不论是什么样的企业,坚决依法追究,甚至要让那些偷排偷放的企业承受付不起的代价。对环保执法部门要加大支持力度,包括能力建设,不允许有对执法的干扰和法外施权。环保等执法部门也要敢于担当,承担责任。对工作不到位、工作不力的也要问责,渎职失职的要依法追究。环保法的执行不是“棉花棒”,是“杀手锏”。

  当然,治理环境污染是一个系统工程。我前些天看到有个别媒体报道说,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关于雾霾等环境污染治理的表述放在比较靠后的位置。我想说明,今年报告有很大的变化,就是我们把节能减排的指标和主要经济社会发展指标排列在一起,放在了很靠前的位置。报告从调结构到提高油品生产和使用的质量等,都和治理雾霾等环境污染相关联,这是一个需要全社会人人有责的治理行动。当然,治理要有个过程,如果说人一时难以改变自己所处的自然环境,但是可以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

  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降低企业的资金杠杆率

  新华社记者:去年以来银行不良贷款在持续攀升,影子银行风险事件时有发生,同时一些地方陆续出现了还债高峰。一方面我们经济下行的压力在加大,另一方面金融风险也在累积。请问您对此怎么看?

  李克强:刚才同时站起来两个人,你提了两个以上的问题,集中是在金融风险上。中国的确存在着个案性的金融风险,但是我们完全可以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这是因为中国的经济还处于合理区间,而且我们的储蓄率比较高,地方政府性债务70%以上是投资性的,是有收益的,而且我们也正在规范债务平台,堵后门、开正门。就银行来说,资本充足率较高,拨备覆盖面也较广。虽然不良贷款也略有上升,但是在世界上仍处于比较低的水平。

  这里我要表明,我们允许个案性金融风险的发生,按市场化的原则进行清算,这是为了防止道德风险,也能增强人们的风险意识。今年,我们就要出台存款保险制度,而且要进一步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降低企业的资金杠杆率,使金融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中国实际上是“被通缩”

  韩国广播公司(KBS)记者:近几个月中国CPI涨幅一直维持在1.5%左右,今年1月更是只有0.8%,我觉得中国已经进入通货紧缩,有一种说法说中国是全球通货紧缩的输出者,对韩国也有影响,对此您怎么看?

  李克强:关于通货紧缩,国际上有多种解释,比较一致的就是说一个国家的物价总水平持续出现负增长。中国CPI或者说物价总水平1月份是正增长,2月份涨幅比1月份高,所以不能说中国已经出现了通货紧缩。

  虽然中国现在的物价总水平比较低,但并不是中国向世界输出了通缩,你说叫“输出者”,实际上我们是“被通缩”。我给你举个例子,去年,我们进口了3.1亿吨原油、9.3亿吨铁矿石,量是增的,没有跌,但是价格下来了,主要是因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度下跌。对这种“被通缩”的问题,我们有应对,也有进一步的准备。当然,我们更希望世界经济能走出低迷,实现复苏。

  中国是和大家一起推车

  《中国日报》记者:近期我们注意到国际上有一种看法,认为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一方面挑战了美国的领导地位,另一方面在很多国际事务上中国仍然在搭便车,请问您怎么看待这样的看法?此外,对于推进中美关系,我们也想听听您的想法。

  李克强:首先,关于中国是不是最大的世界经济体。我在国外也经常听到这种说法,总是有被“忽悠”的感觉。因为按照国际权威统计,中国也就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更重要的是,按人均GDP,我们是在世界80位以后。

  中国把自己的事办好,保持合理的发展,本身就是对世界巨大的贡献。而且中国还在越来越多地承担应尽的国际责任和义务。要说中国搭便车,这么大的块头搭谁的便车?中国是和大家一起推车。

  毋庸讳言,中美之间存有分歧,但更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妥善处理分歧,可以着力扩大利益的交汇点。这里面有个很大的亮点,就是我们正在推进中美投资协定谈判,它是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为基础的,这本身就是打破双边经贸合作的天花板,开辟发展的新空间。当然,谈判会有个过程,但它向中美、向世界发出了明确的信号,就是中美经贸关系会更加密切,这个中美关系的“压舱石”会更沉更稳。


如果不能在帮助内容中找到答案,或者您有其他建议、投诉,您还可以: